灭火器制作汽枪

2016-5-31 9:19

灭火器制作汽枪【在.线.客.服.Q:1959607799】【免.定.金】【送.全.套.配.件】【安.全.制.品】【货.到.付.款】【诚.信.保.密】

灭火器制作汽枪

 

正当欧洲备受难民潮困扰之际,香港也面临假难民涌港问题。这些人主要来自东南亚或南亚,经不法集团偷运至港,假借“难民”之名,来港打黑工或从事非法勾当,不仅成为香港治安毒瘤,同时造成沉重的社会负担。内地近期已开始与香港联手打击不法中介和偷渡者,拒绝让“东方之珠”沦为“难民港”。

年耗费将达17亿港元

假难民飙升令香港不堪重负

香港1992年成为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签约地。为防止世界上继续存在酷刑或其他类似行为,公约列明,如有理由相信任何人在另一国家将有遭受酷刑的危险,签约地便不得将他们驱逐、遣返或将他们引渡回所属国家。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假借“难民”名义滞留香港,他们并未受到所属国家的酷刑迫害,来港主要是为打黑工赚钱,酷刑声请机制被严重滥用。

据资料显示,在1992年至2008年间,香港入境处共收到4574宗酷刑声请个案,其后个案日增,至今已有超过1.1万宗。但近年已完成审核的3000多宗声请中,符合要求的只有十几宗,还不到1%。也就是说,99%以上的入境难民都与酷刑无关,其实是假难民。

这些声请人主要来自印度、越南、巴基斯坦、孟加拉及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或南亚国家,其中逾四成是偷渡者。为了“淘金”,每年有数百上千人潜入香港市区,打不到黑工的就作奸犯科,甚至被黑帮招揽,沦为“雇佣兵”,打架、贩毒、勒索富豪,涉刑事案件数字节节上升,成为治安毒瘤。假难民因盗窃、殴打或与毒品有关等罪行被警方拘捕的数字,由2011年的476宗上升至2014年的738宗,升幅达55%。在假难民聚集的地区,居民无不提心吊胆。

不仅如此,假难民人数飙升还大大增加了港府的财政负担。因香港有义务保障入境难民的基本生活,现在每名滞留香港的难民,无论真假,每月都可获逾3000港元津贴。2012年港府用于处理酷刑声请的总开支已逾3亿港元,这两年更是激增,预计2016至2017年度的总开支将超过17亿港元。

各界商讨解困之道

多名议员呼吁堵住漏洞

假难民问题引起香港各界有识之士的担忧。不少议员和学者呼吁港府收紧酷刑声请制度及缩短审核难民身份时间,一旦识别假难民即时遣返,以免大批人士留港造成社会问题。否则问题不断发酵,香港日后将有可能变成“难民港”。

其实港府也早已认识到假难民问题的严重性,相关部门虽想作为,但是有苦难言。香港入境处处长陈国基早前接受访问时表示,大多数假难民到被捕后需遣返时才提出声请,更有意拖延入境处的程序处理,例如声称需要更多时间填表;在审核部门安排会面后,有1/3的人都以“不舒服”等理由未如期会面,部分甚至见不到人。不少人以此手段在港生活多年,进而“开枝散叶”,使情况乱中更乱。

假难民问题不能一直拖下去。特首梁振英近日表示,特区政府将会从治安和外交方面处理难民问题。同时,香港保安局将提出修订《入境条例》,加重对偷渡人口的刑罚。

依据香港现行法例,任何人安排或协助“未获授权进境者”来港,最高可被罚款500万港元及监禁14年。然而基于历史因素,“未获授权进境者”的定义只包含越南、内地及澳门的偷渡者,其他地区只能控以较轻的“协助及教唆他人非法入境”,最高罚款为2.5万港元及监禁3年。因此,当务之急是将“未获授权进境者”的定义扩至适用于任何非法入境者,以加重刑罚。

不过,有部分议员认为这些措施只是隔靴搔痒,香港最终要退出《禁止酷刑公约》才能治本。

早在今年两会时,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长及入境处处长的港区人大代表李少光向记者表示,香港没有足够能力应付大量假难民,目前最需要的是“釜底抽薪”,促请中央在咨询港府后正式知会联合国,让香港退出公约。

上月底,又有几名议员到中联办请愿,希望中央能出手协助香港退出公约,以彻底解决假难民问题。他们认为,虽然退出公约后,西方社会会斥责香港“拒绝承担国际责任”,甚至可能给香港经济带来损失,但港人应权衡利弊,不能单纯为维护国际形象而牺牲自己福祉。

问题源于跨境人口贩卖

内地香港联手打击边界偷渡

假难民涌港情况如此猖獗,其中不少是经内地偷渡到香港。因此,自今年2月起,内地执法部门联合香港警方开展打击粤港边界偷渡活动的专项行动。

中国与周边东南亚国家山水相连,东南亚一些人受“淘金梦”诱惑,或通过船运、或爬高山,铤而走险非法偷渡入境中国内地,再由不法偷渡组织秘密运送至广东及周边地区当黑工。公安部边防管理局透露,组织偷渡团伙内部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分段负责,香港“蛇头”遥控指挥,东南亚、南亚国家“蛇头”负责招募偷渡人员,境内“蛇头”负责从边境、口岸接应运送到广东沿海地区,再伺机偷渡香港,形成了“一条龙”组织偷渡产业链条。

去年广东边防曾截获多宗偷渡案件,部分偷渡者经不法中介安排,每人缴纳1000至1万元人民币不等的中介费,中介宣称是从事工资高于原国收入10倍以上的工作。部分偷渡者被警方查获遣返回国后,便伺机寻找下一个国家及地区卷土重来,而广东及香港地区一直是他们眼中的“淘金地”。

香港《星岛日报》一篇调查报道称,在印度的各大求职网站都有关于“香港急聘难民”的广告。印度公司会协助联系香港非法中介安排“难民”的食宿和工作,有关人员抵港后,由香港律师准备提出声请的文件;如果“难民”愿意支付高一点的费用,中介还可以伪造工作经验证明和假学历。

针对外籍人员非法入境打黑工和转道偷渡香港的突出情况,公安部决定,自今年2月20日至2017年7月20日,部署广东、广西、云南、新疆等地公安边防、出入境部门联合香港警方开展打击粤港边界偷渡活动专项行动。行动开展1个多月以来,广东、广西、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共查获非法入境外籍人员2943人。抓获境内外组织运送者142人,其中东南亚、南亚籍29人。香港警方通报截获外籍偷渡人员94人,环比下降46%。(汪灵犀)

] 总机:86-10-87826688

 

相关文章:
随机文章